返回首页|能源行业产品大典 人才市场 与我互动
中国油气频道
扫描关注能源界官方微信

滚动新闻:

当前位置:首页 > 油气 > 行业动态

“三桶油”发布2016年报“滚石上山”气不可泄

  来源:中国能源报    关键词: 三桶油  年报  利润 
  股民看年报看的是盈利,行业看年报关注的则是行业动态和未来发展。
  相比被称为“最惨年报”的2015年年报,“三桶油”都对今年热腾腾新鲜出炉年报表示成绩好于预期,但业绩仍是暗淡,无法抹平企业“紧锁的眉头”。
  面对市场油价低迷压力,发展犹如“滚石上山”,气可鼓而不可泄。
  截至3月30日,中石油、中石化和中海油备受瞩目的年报纷纷出炉,其营业收入均出现下滑,但利润方面表现各异。中石油和中海油利润跌幅超七成,仅中石化利润实现正增长。
  根据年报,2016年中石油四大业务板块收入全线缩水。中石化虽利润正增长,但通过对比不难发现,在勘探及开发、炼油、营销及分销以及其他方面的营业收入较上年均出现不同程度下滑。中海油在年中巨亏77亿元的情况下,下半年发力,最终扭亏转赢,净利润6.37亿元,但仍未摆脱净利润同比暴跌97%的命运。
  暗淡却不乏亮点
  早在2016年半年报中,“三桶油”业绩就不甚理想,集体惨淡。中石化实现净利润同比下降 21.6%;中石油交出最差半年业绩,仅赚 5 亿元,同比下降 98%;对于主要业务都在上游领域的中海油来说,低油价让其业务遭受打击,巨亏 77 亿元,这是自 2001 年上市以来中海油首个半年度亏损。
  不仅如此,中海油2014年净利润602亿元,2015年净利润202.5亿元,2016年则仅为6.37亿元。这三年来,由于油价下跌,中海油赚钱能力持续下降,净利润三年跌了595亿元以上。
  这一景象持续到年末,未有太多改善。最新年报显示,中海油净利润仅为6.37亿元,同比暴跌97%,中石油净利润79亿元,同比暴跌77.88%,中石化净利润464亿元,同比增长43.80%。
  卓创资讯分析师胡慧春认为,造成净利润出现差异的主要原因是中石油和中海油上游业务占比较大,而中石化上游业务占比相对较小,在2016年原油同比下降背景下,导致中石油和中海油上游业务出现大幅亏损进而拖累整体业绩。
  中石油和中石化年报显示,2016年,在勘探与生产板块,尽管中石化亏损585.31亿元,但止损2倍多,而中石油盈利31.48亿元,同比暴跌90.7%;在炼油和营销环节,两桶油盈利均呈现不同程度上涨,中石油炼油利润275.65亿元,同比增长487.74%,营销板块盈利110.48亿元,比2015年的经营亏损5亿元扭亏增利115.48亿元;中石化炼油利润558.08亿元,同比上涨187.33%,营销利润323.85亿元,同比增长18.63%。
  “由此可以看出,中石化在炼油和营销板块纯利润要高于中石油,但中石油的增速远远大于中石化。”胡慧春对记者说。
  对于表现排在最末的中海油来说,在2016年上半年巨亏77亿后,年末营利6.37扭亏为盈,未让亏损持续扩大。
  向技术和降本要效益
  2016年,全球经济复苏缓慢,中国经济形势缓中趋稳,全球能源产业结构深度调整,国际油气价格低位震荡。
  随着国内能源结构进一步调整,市场竞争激烈。记者梳理发现,“三桶油”都通过加大技术攻关和降本增效,争取在低油价时期有所突破。
  一方面,2016年,“三桶油”都将科技开发放到重要位置,不断加大科技创新力度,取得明显成效。中石化深化页岩气勘探技术攻关,在重庆永川实现页岩气重大突破;中石油加大科技攻关提升装置创效能力、增产适销对路的高附加值产品;中海油聚焦稠油、低渗、深水勘探开发等关键核心技术。
  另一方面,国企转型升级步伐加快,降本增效成为重要手段之一。中石油坚持低成本战略,加强成本费用管理,油气操作成本同比下降10.1%;中石化则聚焦提质增效升级,全力拓市场、抓优化、降成本、控风险,着力深化改革、强化创新、严细管理。继续以投资效益为中心,保持境内合理勘探力度,降低开发成本。以发现低成本优质规模储量为主攻方向,保持勘探力度,调整开发结构,强化成本费用管控。
  中海油在日前发布的《可持续发展报告》中称,2016年是中海油经营环境最为复杂严峻的一年。为积极应对油价持续低迷的挑战,公司扎实推进提质增效,发挥产业协同效应,取得了好于预期的经营业绩。中海油2016年桶油主要成本34.67美元/桶油当量,同比下降12.9%。
  捋顺“头大身小”
  年报一片惨淡之势,为何?
  首先是上游勘探开发对油价最敏感。厦门大学中国能源政策研究院院长林伯强表示,中石油和中海油业绩下滑,主要是因为两家企业上游资产占比较大,对油价敏感,受国际油价低位震荡等因素影响较大,投资回报受限。“中石化中下游产业资产规模较大,炼油板块盈利能力强,成品油销售和化工板块盈利稳步增长,抵御了低油价带来的冲击。”林伯强对本报记者说。
  其次,“一体化”和“专业化”所体现的“头大身小”发展模式有所制约。
  在此前漫长的高油价周期中,中石油和中海油大部分资源都向上游油气田勘探开发聚集,尤其是中海油,虽然其“上岸”拓展中下游(炼化、管网运输、销售)的思路虽然早就提出,但业务一直发展缓慢,在低油价冲击下难以实现风险对冲,导致业绩受到很大影响。
  数据显示,中海油其海外资产占比60%,但是仅贡献了37%的储量、35%的产量和28%的油气销售收入,说明目前其海外资产在各个方面的贡献与其规模不成比例。
  业内人士表示,中海油建立之初,主要依靠拥有垄断性质的海上油气对外合作专营权。该专营权意味着一个油田从初期地质普查到获得油气发现再到最后建成油田的全部成本都由合作伙伴承担,但在进入商业生产阶段后,中国海油能分享51%的收益。因此,从1999年到2009年,中国海油的主要利润都来自合作油田,由此逐步积累成为一家油气巨头。
  “‘头大身子小’”的结构使公司抗风险能力较弱,难以适应外在环境的改变。高油价以来的鲜亮业绩恰恰由于过度注重短期收益而忽视了长期收益”,林伯强对记者说。
  相比较其他主要国际石油公司,都在2016年上半年通过一体化的风险对冲方式保持盈利。除BP石油公司继续受2010年墨西哥湾漏油事故影响而亏损20.02亿美元外,埃克森美孚、道达尔和壳牌公司等几大全球油企,2016年上半年分别实现利润35.1亿美元、37亿美元和18.5亿美元。
  因此“三桶油”不能放松自身薄弱环节发展逐渐“强身健体”。“中石油往下游延伸发展,可以减少油价带来的波动,减少影响。而中海油要想往下游发展,但目前市场较为饱和,竞争激烈,这是市场现状,也是历史遗留问题,所以也并非易事。中石化产业链较为全面,但是上游勘探开发仍是中石油居多,因此中石化往上游发力也不容易。”林伯强对记者说。
  “据我们了解,中海油在意识到规划发展的问题后,今后在做好主营业务的同时,也将继续向下游天然气和LNG领域拓展。”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资源与环境政策研究所研究员郭焦锋说。
  除以上两点原因之外,自从国际原油价格从100美元/桶以上的中期高位大幅回落至中期低位后,全球绝大多数石油公司经营惨淡,虽然2016年的国际原油价格水平总体高于油价暴跌的2004年,但盈利水平却大相径庭,绝大多数油公司在2004年有很好的盈利,2016年却濒临亏损边沿甚至深陷亏损“泥沼”。在中国华电集团新洁能源有限公司高级经济师朱润民看来,成本今非昔比也是年报不尽如人意的原因之一。
  首先资产规模快速扩张,投资成本大幅提升。与2004年上半年相比,中石油、中石化、中海油2016年上半年的总资产分别扩张了3.26、2.38和2.57倍,净资产分别扩张了2.51、3.02和6.26倍。其次,折旧、摊销和折耗成本大幅攀升,盈利空间被大量吞噬。由于折旧成本绝大多数反映的是历史投资成本水平,如果不做资产减值处理,此成本水平将维持很长一段时间,直至此部分投资完成折旧、摊销和折耗计提。这样一来,即使未来国际原油价格在60美元/桶以下运行数年,此项成本也不会有明显下降,公司将在未来一段较长时间承受折旧、摊销和折耗成本居高不下的煎熬。
  提高资本支出
  年报显示,2016年“三桶油”实际资本支出有所削减,但均明确将于今年增加资本支出。
  中海油去年遭遇滑铁卢。尽管如此,中海油却在石油三巨头中第一个调升了资本支出。公司此前披露,今年的资本支出总额为600亿元-700亿元。其中,勘探、开发和生产资本化支出分别约占18%、66%和15%。业内测算,这一资本支出的上涨幅度将达到10%-30%。这也是自2014年石油寒冬席卷全球以来,中海油首次出现资本支出上涨
  一位不愿具名的业内人士向记者透露,中海油提高资本支出也可能是不得已而为之,“如果不通过加大资本支出提质增效,成本很难降下来,业绩也很难有根本好转。”
  在中海油今年的开支计划中,勘探投资占18%,其在国内将加大投资向勘探成熟区倾斜力度,兼顾新区新领域勘探;海外勘探则以现有核心项目为立足点滚动式发展持勘探投资占总资本支出的合理比例,以较高的工作量保障公司中长期可持续发展。
  根据年报,中石油今年全年计划的资本支出为1913亿元,比2016年高出近200亿元,其在各个业务板块的资本支出计划均有一定幅度的上涨。具体来看,勘探与生产板块是中石油资本支出最大的板块,其次是天然气管道、炼油化工和下游销售。
  而中石化2017 年计划资本支出1102 亿元,比2016年大幅增加了约340亿元。同样投资占比最大的也是勘探开发版块,其次为炼油和销售板块。
  不难看出,三桶油今年重点任务仍是上游勘探开发。多位业内人士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上游勘探开发是检验油气企业硬实力的关键指标,是决定油气企业盈利能力的重要因素,是保障油气企业产业链条安全稳固的核心支柱,加强上游勘探开采的投资力度和重视力度是所有石油巨头的首要任务。
  郭焦锋认为油服公司的存在一定程度上也影响了公司主营业务发力。“油服这一包袱很重,某些时候不利于企业获得利润。因此‘三桶油’可以剥离油服业务,轻装上阵,让市场化规范油服发展。”郭焦锋对记者说。而林伯强认为,“三桶油”资本开支增加将利好相关工程服务技术公司。“油服是否盈利紧跟集团公司投资走,剥离也不是不可以,但是目前来看并非十分迫切。油价才是影响公司发展的最重要的因素。”
  对于今年发展形势,林伯强认为,今“三桶油”发展情况将与去年有所不同。“去年油价低于40美元/桶,中石油是上游发力受影响颇大;中石化以中下游为主,目前成品油定价机制有所保障,因此影响不大。中海油所受影响处于这两桶油之间”,林伯强说,“今年油价徘徊在30美元的可能性不大,预计会在40到50美元之间,今年中石油的业绩会比去年好非常多,排‘三桶油’第一。”
  业内人士表示,2017年国际原油均价或较2016年有所回升,油气行业整体形势看好。随着“一带一路”等重大战略、能源价格及国家石油天然气体制改革等加快推进所释放的增长动力,也将为“三桶油”组织生产、开拓市场带来机遇,有益于公司业务长远发展。总体上,机遇大于挑战、希望大于困难。

0

为您推荐

友情中心